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 天

     愿我的博友都接受福音

 
 
 

日志

 
 

从无神到承认耶稣是神  

2012-02-16 07:23:59|  分类: 博客素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2/23 15:24:46
读者:83
■辛 安

从无神到承认耶稣是神< XMLNAMESPACE PREFIX ="O" />

 

 

 

我是个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由新中国一手培养起来并为之尽职工作了几十年的学者。由于民族历史文化的熏陶,鸦片战争以来的国家灾难与屈辱史实的影响,加上几十年的宣传教育,我也曾经算得上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马克思主义的信徒。我鄙视封建迷信,处世疾恶如仇;执着追求真理,凡事崇尚科学;厌弃世俗与不义,自视清高与理性;一贯以为“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事在人为”,“人定胜天”,一辈子就相信这些,而且自以为是,不思悔改。即使在几十年的磨难中,到处碰壁,吃尽苦头也执迷不悟,并未对无神论的信仰产生过任何怀疑与动摇。始终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矢志不渝,勤奋努力,苦苦求索,持之以恒就一定能够实现理想与抱负。

 

现在看来,上面这些认识、行为是多么幼稚、无知与可笑。可笑也好,无知也罢,所有这些全都是我过去思想行为的真实写照。不过,要让我这么一个在污浊罪恶的人生中摸爬滚打了几十年而且自以为坚定的无神论者转变为一个基督徒却不是件容易的事。这个漫长的学习、探索和验证的过程,也可以说是我的重生得救的三部曲。

 

第一部:希望有神,但无法看见神

 

那是在八十年代中后期的某一天,由于伏案太久就信步踱到隔壁的一位老学者家串门闲聊。当时不约而同地扯到社会风气、道德、人心、腐败、犯罪、信仰危机等问题。面对这些,我只能表示极大的愤慨,找不到治理的办法,对治理的前景更表示出绝对的悲观。倒是那位老学者说出了一句令我震惊的话:“所以有这许多乌七八糟的事,一个重要的原因恐怕是我们搞无神论的时间太久了。如果大家都信有神,便会对自己的行为加以约束,不至于作恶多端,不择手段,变本加厉,无所顾忌。因为他相信有神,神每时每刻都在注视着他的行为。他希望多做好事、善事,讨神喜悦。他不敢做坏事犯罪,即使做一点,也会适可而止,不敢过分地胡作非为,肆无忌惮。否则,他相信终有一天会遭到来自神的严厉惩罚和报应。”

 

这一番话确是我从未听过也未曾想到过的。而且从解决上述社会问题的角度上看又是很有道理的。因此,我的内心这时才开始着实希望有神。但我毕竟是个无神论者。我不相信真有神的存在。我相信的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活了几十年从未见过鬼,更未见过神,叫我如何相信神的存在?这时,我陷在苦恼之中:人类社会需要神,但是很可惜,唯物主义的宇宙观告诉我世上本无鬼神存在。尽管如此,这番话却让我改变了对宗教信仰的基本态度,不再像以前那样鄙视信教拜佛的人,不再认为他们都是些求神弄鬼、迷信无知、不懂科学、无所作为的弱者和可笑之辈。因为不论什么宗教信仰,它们都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劝人为善。从这个意义上讲,就有存在的价值,就应当受到尊重。我的思想仅此而已,再也没有做进一步的追究。

 

1995年初,为写一本书而翻阅资料时,偶然发现一个词条叫“价值哲学”。书中介绍西方的价值哲学认为:价值分为不同层次,最底层的为经济的价值(“功利”),接下来的是科学的、艺术的、道德的价值,而宗教的价值是最高级的价值。这番话又使我在信仰上产生震惊。为什么曾经被我嗤之以鼻、不屑一顾的封建迷信和无知盲从竟会登上西方神圣的哲学理论殿堂,而且其价值竟会位居最高一级?!这到底是他们错了还是我无知?!自此以后我开始对自己的无神论信仰产生动摇。不过,由于专业不同(宗教信仰问题涉及的主要是哲学研究的范畴,而我所研究的主要是经济学和管理学)、精力有限,对此也就没有深究。这时,只是觉得神也许存在,但我是从未见过;感到“宗教信仰自由”是有道理的,不要再以学者和无神论者自居了,也许正是无神论者最无知了,尽管此时我依然没有见到过鬼神,依然不相信有神。

 

第二部:相信有神,接受耶稣基督为主

 

这以后,不知什么原因,我太太开始相信神了。这事如果在以前,我不仅要取笑她,而且会阻止她去做这些让人耻笑而又没有名堂的蠢事。正是因为有了第一个阶段的两次震惊和思想精神准备,当她告诉我要去皈依某种宗教时,我不但不阻止而且积极鼓励她。有时应她的请求还偶尔参加他们的一些活动,但我不信有神。这一阶段持续的时间有三年之久。这三年的时间给我的感受确实与以前大不相同,也是我的生命史和我的宇宙观的最重要的转折时期。正像赞美诗中所歌唱的那样,“在一生中最大的事是认识神”。

 

当我第一次接触到基督徒和来到他们的群体中时,他们给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一种发自内心的谦恭、喜乐、真诚和善意,平易近人、以诚相待。因此,我愿意同他们接触。三年中,参加他们的团契活动不自觉地越来越多,发展到后来,几乎是每次必到。因为从这里可以呼吸到人世间难以得到的平等、真诚、挚爱和温暖的气息;从这里可以学到我几十年中所未曾接触过的有关神的事情;这里有许多充满爱心、热情、真挚、耐心又免收学费的可以完全信赖的朋友< XMLNAMESPACE PREFIX ="ST1" />和老师。他们彼此以弟兄姊妹相称,急人所难、帮人所需、为着他人而忙忙碌碌、无私奉献。把他们称作天使一点也不过分。人世间竟有这样的群体,这是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虽然我想像不到天堂是个什么样子,但如果人们都能这样彼此相待那该有多好。亲弟兄姊妹又如何,能做到这些吗?

 

三年中,我常想,他们都是些极普通的人,为什么都能这样来对待人生?就因为他们心中有神?有他们所说的救主耶稣基督?是圣经和主耶稣基督教导他们这样做的?这是一股多么巨大的力量!如果全世界的人都来信奉救主耶稣基督的话,那人世间将会是个什么样子?天堂再好我看也不过如此罢了。可见,西方的价值哲学将宗教列为最高价值是不无道理的。因为按照基督教教义的要求,人人都应彼此相爱,甚至要爱自己的仇人,信奉“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不计算人的恶,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果真如此,那这个世界就不会有犯罪和痛苦,不会有战争和伤亡,不会有贪婪和欺诈,更不会有悲伤、孤独和凄凉,当然也就不需要军队、武器、警察、法庭和监狱,就真的如圣经所描绘的天堂般的极乐世界。可见人类需要神,人的心中有神是件大好事。

 

正是因为我主观上希望有神,并且有幸遇上了一帮好信徒,加上我打小就养成了追求真理、崇尚科学、虚心好问的习惯,每有机会时便不放弃请教我所不懂的疑难问题。在大家的热情、耐心、友好、善意的帮助下,我逐步地解决了拦阻我信仰上帝的最大障碍─神的存在性问题和信仰上帝与科学研究的相容性问题。通过大家的帮助和给我提供的许多学习资料,让我能在较短的时间内,在认识论上心悦诚服地抛弃进化论而接受创造论。我认识到,既然宇宙天地万物都是由上帝创造的,而科学研究的基本功能是认识世界,那么,任何科学研究就都不过是从各自不同的专业领域里去认识上帝的创造而已。这在逻辑上讲一点也不矛盾。因此,信仰上帝与科学研究的相容性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了。到此为止,应该说我已经基本从理性上(或者说从认识上)解决了神的存在性问题。我感到自己一生追求真理、孜孜不倦,几十年来几乎是白忙活了。其实所有的真理都在圣经里。因此,我毫不犹豫地表示认罪、悔改,毫无条件地宣誓要接受耶稣基督为我生命的唯一救主。这一阶段当然是我生命史上最为重要的阶段。它让我得到了我寻觅了一辈子的东西─真理;让我这个浪荡了几十年的悖逆与顽梗的浪子终于找到了美好的归宿。这以后,我开始安排系统地阅读圣经和相关的资料,几乎是像小学一年级学生那样从启蒙教育开始,以便用上帝的话语去解释世界上和生活中更多的问题。

 

第三部:经历神,接受神的恩典

 

我是1999年春节期间正式成为基督徒的 。在理性上我非常崇敬神。我们伟大的神不仅是宇宙天地万物的造物主,是我们的天父,而且又是那样地爱我们,爱到将自己的独生子钉死在十字架上为我们赎罪。天父,尤其是其子耶稣基督的生平事迹永远是值得我们人类顶礼膜拜学习效仿的榜样。神对我们的应许是从来不打丝毫折扣地兑现,处处显示其神圣的慈爱,施行其绝对的圣洁和公义,彰显其奇妙的大能和全能。自从接受了耶稣基督为我生命的唯一救主以后,我已经不再仅仅是从理性上相信有神,也不再是一个人在这世上苦苦挣扎与孤身奋斗,而是在实际生活中接受了神的许多恩典,时时处处事事感到有神做我的盾牌和依靠。限于篇幅,这里仅就令我终身难忘的两件事写在下面以作见证:

 

(一)职称问题

 

一个专业技术人员忙忙碌碌一辈子不为钱,不为做官,为的是啥?为的是其技术水平能够得到社会的实事求是的认可。实现这一愿望的唯一途径便是社会给其评定相应的技术职称。然而,人类社会自其始祖亚当悖逆上帝以来就蜕变成为一个充满着邪恶和罪孽的世界,从来就没有过真正的平等与公义。职称的评定问题当然不会是个特殊的例外。我的职称评定问题就是反映这一现实丑恶与黑暗的典型。事实上,按照技术水平、科研成果、教学经验和资历,我早就应该是教授了。但我的职称问题从讲师、副教授直到教授的评定却每每受阻。为就此事讨个公道的说法也曾写过信告到省里,可是毫无用处。几十年来受尽了这件事的折磨,仿佛我的生命史上被一重重漆黑而又厚重的幕布无休止地遮盖着,在我的生活道路上似乎永远看不到丝毫的希望和亮光,人已经被压得喘不过气来,让你觉得无论如何奋斗与挣扎也是无济于事的。想到这里,真叫人感觉到前途渺茫,活在这个世上没有丁点儿意思,倒不如一死了之。

 

自从认识了主以后,彻底改变了我在职称问题上的基本态度。不再像以前那样耿耿于怀,也不把它当成一件了不得的大事。我把这一切全都交由万能的主来掌管。我完全相信伟大的主耶稣基督,我那圣洁公义的天父定会为他的孩子排除万难、主持公道。我拒绝了任何好心人劝我给评委们打电话的提醒,尽管我已经知道有不少人对我的职称问题依然在做小动作。我对自己正教授职称的通过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充满信心,因为我已经是主的人了。天父已经接纳了我,就一定会为我主持公道,决不会再让自己的孩子受委屈,何况还有许多弟兄姊妹为我祷告。天父是最信实的天父,他会听我们的祷告并兑现他的应允。

 

果不其然,一天上午接到去学校述职的通知,也没有做好述职的准备,匆忙述职完(有的人反映我的述职太随便,给评委们的印象太差),就赶回家以便参加下午的团契,团契时弟兄姊妹们特意为我的职称问题作了长时间的专门祷告。奇迹发生了:在我的职称评定的评委投票中刚好以一票的微弱多数通过。

 

所以说这是个奇迹是因为我的成果和业绩在这一年时间内并没有发生任何实质性的变化,相反关于我的教学水平反映到评委们面前的倒是最差的(其中肯定是某些关键性的人物从中作梗),况且上一年的得票不到总票数的四分之一。在这样一种背景下能够获得一票之差的微弱多数通过,应该说是个奇妙的怪事。因为少了一票不行,再多些票也没有任何意义。事情做得这么巧妙的只有万能的上帝使然。这件事让我懂得了个人是多么渺小而又软弱无力,只有依靠伟大公义的真神才能无往而不胜。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个正教授职称完全是神给我的,而不是像人们通常所认为的是我本人努力的结果,是根据我的业绩和水平所应得的云云,因为如果是根据后者那早就该给我了。

 

(二)戒烟问题

 

我的吸烟历史应从1967年算起。这辈子辛辛苦苦没什么乐趣,不会喝酒、不会跳舞,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玩点什么。记得八十年代中期在西安 T大进修一年期间,不要说其他诸多名胜古迹没有去过,就连 T大对门的著名公园门槛都未曾跨过。小的时候在娘肚子里就没有吃到营养(抗日战争在路上逃难);青春发育期遇上三年困难,差点儿没被饿死;大学毕业后几十元的工资拿了十几二十年糊糊口,连个老婆都养不起。就吸烟这么丁点儿嗜好。虽然吸烟对身体有害,也曾下决心戒烟,可是总也戒不掉。吸烟的人都知道,戒烟是件很困难而又很辛苦的事。医学上讲,吸烟者的血液中有一定比例的尼古丁含量,低于这个比例就会出现尼古丁饥饿。就像人吃饭一样。试想一下饿了的滋味,可它比饿了还难受。人会感到五心烦躁,坐立不安,浑身不自在而且口水不断,精神萎靡,思想不集中,什么事也干不了,动脑子的事就更做不成了。所以,我两次戒烟均未成功。

 

为了我的健康,不少亲朋好友都劝过我戒烟。我都以上述理由挡驾,并且再加上一条:美国的医学杂志上曾刊登过一篇医学统计学家的文章认为,经统计调查显示,存在一个400的指标,如果将一个吸烟者一天的吸烟量(支数)乘以吸烟的年数超过了400,那么该吸烟者因吸烟而致癌的可能性在90%以上;否则,这种可能性在 10%以下。根据这一条我的吸烟寿命可延至84岁无妨。因此,凡有人当我面言及戒烟的事,我便振振有词。归纳起来,我不戒烟的理由有三:一是戒烟很难受,不仅影响我的正常生活和工作,而且使我失去了察觉我健康与否的晴雨表(因为当我想抽烟时,表明我身体基本正常,否则就说明我生病了);二是我的烟量不大,对健康无害;三是吸烟是我这个不幸的毫无生活乐趣的人的唯一嗜好。我从心里不想戒掉。

 

既然如此,烟又是如何戒掉的呢?这又要说到主的大能了。

 

在我开始参加团契后不久就有弟兄姊妹劝我把烟戒掉。对此,我自然是抱着上述态度,依然我行我素。可是,1999年的11月初的某天我不慎患感冒咳嗽好长时间,一直咳到12月中下旬,什么药都吃遍了,讨厌的咳嗽就是不见好转(并不像以前,有个把星期就没事),都快两星期了,真拿它一点办法都没有。记得是1220日这一天下午(这一天是很有纪念意义的日子)主内姊妹来我家交通,谈及我的咳嗽问题。她很客气地向我再次提起戒烟一事。她认为,圣经上虽然没有提到戒烟,但是我们每一个基督徒自从认识主耶稣基督并公开承认他是自己生命的唯一救主时起,我们的身体就是主耶稣的居住之所,应该打扫干净,不应当让烟去熏染它。关于这一点,从道理上我是可以接受的。因为主耶稣基督为我们可以舍命,我们又何尝不可以戒烟?问题是戒烟实在太难了。我说,戒烟太难了,我怕戒不了。她说你不用担心,只要你心中有主经常祷告,求主帮助就一定能成功,而且你的咳嗽不用吃药也自然会好,因为已经有过先例。这一番话初听起来近乎荒谬,什么“不用吃药也自然会好”。但圣经告诉我们,“只要信就能得着”。我就为戒烟一事在她的带领下向主祷告,求主帮助。

 

可是,她人一走我就耐不住掏出烟来点火(因为已经熬了一下午,实在忍不住了)。这时,好在我太太赶忙提醒我说,怎么,刚祷告过就忘了。这下可把我镇住了。我忙说,对不起,对不起。说来也怪,怎么觉得烟瘾没有那么厉害似的。这以后就一直没有再沾过一下烟,即使有人递过来再好的烟也婉言谢绝,包括学生原先送来的“芙蓉王”、“三五”以及“玉溪”等我的经济条件从不敢问津的高档香烟全都送人了。戒烟一年来,虽然最初几个月人有点不适,思想不集中,书当然也看不进。不过祷告祷告也就挺过来了,看不进书就停它几个月不看罢了,并不像我前两次戒烟那么困难。说来也怪,烟也就这么戒下来了,不见有那么太难。更叫人奇怪的是我什么药都没吃,咳嗽就那么不知不觉地好了,真是神了!就是神了,有神助我也。

 

    亲爱的主啊!我在天上的父,我满心地感谢你,感谢你对我的拣选和救赎!感谢你不计较我的过犯,将我这个顽梗与悖逆的浪子引领到你的脚前,成为你的子民与仆人!感谢你为我们解除了魔鬼撒旦的引诱、辖制和捆绑,让我们有幸脱离死亡,得到新生和永生!

 

亲爱的主啊!我在天上的父,我要衷心地赞美你,赞美你的伟大慈爱!赞美你的圣洁和公义!赞美你的智慧和力量!赞美你的大能和全能!你是道路、真理和生命!全世界的人都应同声赞美你,因为只有你才配得这赞美!亲爱的主,我在天上的父,以上所有一切的感谢赞美,敬拜和祷告都是奉我主耶稣基督之名,阿们!

 

 

    中国大陆基督徒。(请作者与本刊联系)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